作文批改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4503|回复: 1

古杏梢头梅花红 ——赵润会 [复制链接]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1-4-1 11:17:23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
    校园的杏花这两天开得正盛,艳艳一片,满树满枝头,让人流连忘返,树下围观,指指点点,很多女孩子在哪里照相留影。单调的校园,增添了很多活力和意思,使校园变得自然活泼,意趣盎然,有了不少的看头,有可驻足的由头。
   


    今年的三月,日光灿烂,可还寒意远未褪尽,尤其是在早晨,还觉着有丝丝的冷意。三月末的花海的消息,从南方不断传来,可是,在这往年早就开败的樱花,在校园里还没有开放,还在瑟瑟的芽孢中呢。


    杏花着实的灿烂,蜜蜂来回的翻飞,但是,并不热闹,因为寒意未尽,这活物,还不是很多,有很多的,都叫不上名字。再加上这杏树,是在教学楼的后边,只有到后边来的人才能看见。所以就显得比较冷清了。

    可是在灰白的楼宇间,在青青的草坪里,她十分的显眼而且靓丽,是校园楼后最为热烈,最为风姿绰约的所在。是这春三月校园宁静里孕育的热烈奔放,快意浪漫的焦点。



    粉粉嫩嫩,妖妖烨烨,尤其是在粗壮枯涩的黑色的古杆上,更添了生机勃勃的力量和含蕴。

    然而,它最为出奇的是在粉白粉白色的恹恹开放的簇簇杏花里面,忽然的突出一串串绯红的花朵来。在整个粉白的花海里,那些粉红色的花朵抢眼,是花海的焦点,人们老远都能看见那些绯红的花朵。大部分人以为那也是杏花,有人就奇怪,大部分是白花,为什么有几枝上的是一样的红色呢?一棵树上,竟然开出两种颜色,尤其是杏树,这是不常见的。

    其实,那不是杏花,而是梅花,红梅花。
   
    一次我和海景瑞老师在树下闲谈,说那红色的梅花。
    海老师就奇怪,看着我,就郑重其事给我说:“润会,那是杏花,这是杏树呀!”
    我说:“是呀,这是杏树。”
    我对着,看着他莫名其妙的样子,解释说:“你看见了那红花没有?”
    他说:“看见了!”他仍然不明就里,那神情,这又怎么呢?
    我就继续说:“那红颜色的,是梅花,是红梅花。”
    他这才注意到,那红花,和一树的粉白的杏花不同。
    我就又说:“海老师,你看见没有看见,一枝一枝红色花朵的树枝低下,是不是有裹缠的塑料条?”
    他看见了。
   “那就是去年嫁接的痕迹。这梅花是去年嫁接的,今年开花了。”

    他这时才明白,我为什么对着杏树说梅花呢?

    其实,在西安,我就一直的寻找梅花,可是一直以来,我就没有看到我中意的梅花,腊梅花。每到冬天,我就在路边或者公园,打看,哪些地方能看见梅花,可是,看见的大都是黄色的,浅黄色的梅花。我以为那是别的什么花,可是每次打听,那就是梅花,是黄梅。我就很失望,她并不像画家笔下那屈曲盘旋的虬枝上热烈簇拥的梅花。我有时就怪画家,是不是他们刻意的浓墨重彩呢?其实,自然的梅花,并不是如此。

    去年,校园移来杏树的时候,我就看见,而且一直就观察,还几次问移栽的师傅,说这么大的杏树,能不能活过来,他们说没有问题,他们移栽的大树多了,大都活过来了。于是我就希望这杏树能很快的活过来。

    而这树竟然也就活过来了,在锯掉的粗壮树杈上长出很多的新枝条,没有多长时间,那些新枝条上也长出新的枝条,杏树叶子也片片扩大,翠绿一片,浓荫满树满枝,在片片翠绿叶子中长出小杏果实来。我就是看见去年杏树的发芽、含苞、开放,花瓣飘落,到小杏从花蕊落尽处露头,到长到指头蛋大小,再到核桃般大小,由绿,到青,再到微黄,到秋风轻起,落叶归根,一日一日的数过来,要看老树新生的过程和景致,在自然幻化复苏循环里寻找一些自然和人生的意义。

     其实,日日的观察这杏树,还有一个难得的欣喜的念头,那就是想真的看见好多年以来的一直渴望的梅花,尤其是红梅的形象,真切地看到。过去一直是只是在丹青高手的画作里看到的,间或在诗人的诗作里模想她的景象。就是在大树栽好后某一天里,大概是过了几个礼拜,我从教学楼往行政楼走的过程中,在这杏树下,看见有人在树边答梯子,手里拿着东西,有长长地塑料布条,园艺工剪刀。

    我就问站在树下的包工头:“这是干什么呢?”
    他说:“在嫁梅花呢。”
    我一听梅花二字,就倍觉兴奋,不由自主的说:“是梅花吗?”
    当确知是梅花时候,我又忽的怀疑起来,说:“杏树上能嫁接梅花?”
    他说:“没有问题,我们过去嫁接了很多了。”他很自信地说,觉得这就不是问题。
   
    我知道,在小时候,我的家乡确实也嫁接树木,可只是基本同性的树木,如苹果树,葡萄树,枣树,都只是用更优质的来嫁接的。柿树嫁接的最多,也只是柿树,或者软枣树。小的时候看见父亲嫁接柿树,就想,如果一棵树上能够在不同的枝干上嫁接苹果、葡萄、李树,枣树该多好。一棵树上能结出很多不同的果实,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?可是,谁也没有试验过,也没有见过。我们最多见过一颗柿树上,不同的大枝干上接大小不一的两种柿子,那也令人惊奇。今日看见在杏树上嫁接梅花,就更觉好奇了。园艺师傅,在新枝条的叶芽上划开丁字口,把树皮轻轻的挑起来,把梅花的带一点皮的叶芽插进去,然后用塑料布条把它们缠绕起来。整个工序就完了。园艺工很熟练,很轻快的。
   
    从那时起,我就日日的盼望看见满树的杏花和满树的杏子,也更盼望能看见那嫁接的红梅早日的长出来,在到底能不能好,能不能开出梅花的疑虑里真希望它生长而且抽芽开花呢,让我真切的看到这花朵,这梅花的灿烂来。
灿烂弥漫在杏树枝头,粉白的花朵一眼望去,绚烂多姿。在杏花丛中,看见红色芽蕾还未开放,觉得那就是梅花,因为我还分明的看到那些塑料布条还在。
   
    今日,在这明媚的阳光里,那些花蕾全都开放了,好像一起串门的少女,呼啦啦的跑到了人们的面前,靓丽一色,使一树的杏花更加妩媚婀娜。白的灿灿,红的艳艳,一树的风景,聚焦着校园的春色。

    我的久悬的心也就一下子慰藉了许多,总算是看到了这梅花,这红梅。也体会出画家笔下的梅花的些许风采,也能悟出文人骚客诗篇中梅花的风神。可是,我还是疑惑着,不能尽释对梅花的种种猜想和脑海的勾画。盛赞腊梅花的,应该是在腊月开放的,可是到了这三月末的时节,我不能把他和雪花联系在一起,它有怎样的傲霜斗雪的气概呢?毕竟这三月末的烂漫和翠绿已经蓊蕴天涯了。可是就这,在北方的长安,能见到,已经是十分的稀奇了,我还能希求什么呢?即使在这古杏树上看见这难得的几枝梅花,点缀,传神于杏花丛中,也算是蛮大的收获了。一片梅树,一片的梅花的情景让人向往,西安,什么时候能看见壮美的梅林和梅花海呢?!

     站在这梅花树下,我就忽发奇想,人的思想和情感中,是否也如这古杏梅花,也能嫁接出种种美好的情愫来,尽管以自己本有的一切尽放光彩,也是一种美丽和风采。可是如果我们的心灵和思想里嫁接了别样的情愫和思想,也会丰富多彩很多,也会在明媚里灿灿,摇曳生姿,不能么单调,不能么孤独,以不至于拘泥。

    过往的师生仍然驻足观望,还有人在不断的问:“那是什么树?”“那是什么花?”三两一堆,围在一起,一个人用手指着树上,其他的人都攒劲往手指的地方聚精会神地看,有的还在赞叹,太好看了。有的赶紧用手机拍照。而后恋恋不舍的边走边议论的走开了。

    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是也能欣赏,也能感受到杏花和梅花的美丽,感受到大自然所带来新生的力量,感知到在自己心中产生的欣喜和欢乐。更何况知道的,而且倾情关注呢。知和不知,虽然能快乐,但是,还是有不同。期待与不期待,不期而遇的快乐,和一直以来念念不忘的不期而遇的欣喜,虽然都有,可是,那种热烈和深沉;那种隽永和铭心是一般人体会不出来的。很多的人,能够热烈,却不能深沉;能够隽永,却不能铭心。

    2011年3月28日 09:38:08


附件: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。没有帐号?注册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Archiver|大家之家|作文批改网 ( 陕ICP备09001060号 )

GMT+8, 2017-9-23 09:54 , Processed in 0.051820 second(s), 1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